变迁的江阴话
发布时间: 2018-08-15 文章来源:
  

生活在江阴二十多年,痛苦的事情就是听不懂江阴话。据《江阴方言集》介绍,“江阴通行吴语,使用吴语太湖片-毗陵小片方言。”民间所说的“江阴十八蛮”指的就是江阴虽小,方言差别很大。江阴话分为城里、东乡、西乡、南乡、滩里5大门派。各大门派不仅“你我他”发音不同,连最平常的“你今天去哪里吃晚饭?”,5种门派的讲法也各不相同,不要说外地人听了一头雾水,本地人也未必能全部明了。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毕业到江阴工作,听不懂江阴话还不是最痛苦的,一句“刚北宁”饱含着很多江阴人对外地人的歧视。时过境迁,改革开放40年,伴随着江阴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,江阴话也在悄然发生变化,透着理性和包容。

江阴话变得好懂了。改革开放以来,“民性刚、人心齐、敢攀登、创一流”的江阴人民在“走出去、引进来”的时代潮流中,不断改造自我、完善自我,江阴话悄悄地完成了从江阴土话到江阴普通话,再到普通话的历史变革,一些日常用语、礼貌问候语等,已经完成去“本土化”,“标准化”,甚至“国际化”,不仅丰富了江阴话的内涵,而且拓宽了地方语言的使用范围。想当年,华西村老书记对“泥腿子”企业家人下达使用“普通话”考核任务,是何等超前的英明决策,老人家在报告中说到的“人无完人”,再也不会被翻译成“任务完成”了。如今,江阴政府机关、企事业单位等公共场所使用普通话,老百姓学说普通话已经蔚然成风,新来的外地人再也不担心听不懂江阴话了。

江阴话变得亲切了。慢慢融入江阴这片热土,你才会慢慢体会江阴话的魅力。明末清初“江阴十日”以后,江阴话“城里话硬,东乡话拖,西乡话犟,南乡话团,滩里话侉。”的包容特色日趋凸显,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,大量外地人涌入江阴,社会各界中“新江阴人”的比重越来越高,很多外地人为了尽快融入江阴,也在学习江阴话,虽然有点“南腔北调”和“洋泾浜”,但是不知不觉中就爱上了江阴话的味道。原来以为骂人的“表将咯”竟然是亲切的问候,听到“今朝吃刀样啦?”再也不会被吓坏了。好的地方语言都有一定的文化底蕴,需要你真心融入那个环境,用心去体会、传承和发扬。

在江阴生活了二十几年,不知不觉地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乡,每次从高速江阴出口下来,才有回家的感觉。江阴话亦如此,由恨到爱,无怨无悔。虽然我不怎么会讲,但是偶然在省外、国外听到江阴话,依然倍感亲切。我要努力学习江阴话,希望闲暇时游走于市,信口念到“阿姨,鸡毛菜几铜钿一斤?”

(作者为江阴市第十五届政协委员 知联会副会长 武传刚)